1. 首页
  2. 科技

对2020年的互联网行业,我有十个猜想

一切皆有可能。

又到了一年年底,按照惯例,所有专业或不专业的组织/个人都在忙着发表“2019年总结”和“2020年前瞻”。我对于总结历史没有兴趣(尽管我对历史很感兴趣),对前瞻未来有那么一点兴趣。2020年对于互联网行业,以及其他所有行业来说,将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基数更高了,经济更不景气了,流量红利更少了,竞争更激烈了。但是,照样会有新生事物,照样会有成功者和失败者,照样会有充满活力的人去开拓新领地。这就是我喜欢互联网行业的原因!

下面是我个人对于2020年的十个猜想。我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没有计划性,也不一定正确——猜想就是用来被否定的,如果猜想全部正确,那才是活见鬼了。我会努力把这些猜想的逻辑写出来,大家也可以补充或反驳我的逻辑。

(明年也要元气满满地出发去战斗!)


2020年将要发生的五件事情:

1.短视频广告继续高速增长,但是主要驱动力是快手

2018-19年,用户增长最快的互联网细分市场是短视频,收入增长最快的还是短视频。抖音(不含头条系其他App)、快手的营业收入都超过了500亿元,但是结构非常不同——抖音主要是靠广告,而快手主要是靠直播打赏。

如果本怪盗团的估计没有错,那么截止2020年底,抖音的Adload(广告负载率)约为16-18%,而快手仅为4-5%。当然,快手的Adload可能永远提高不到抖音的水平,毕竟产品形态不同、核心用户不同、广告形式也不同。但是,快手在1-2年内大幅提升Adload的空间还是有的。

快手对于某些广告主有极强的吸引力。首先,快手能够接触到大批真正的“下沉市场”用户,例如四五线城市和乡镇,这是其他任何App都无法接触的;其次,快手的调性对于游戏买量和特定电商品牌非常合适,甚至可能比抖音更合适;再次,快手如果真的与腾讯加深合作,用户基数还能进一步扩大。

总而言之,我相信抖音和快手的广告收入在2020年仍能有较快增长,但是快手起的更快。在长期,中国将有五个主要的互联网广告平台——阿里、腾讯、百度、字节跳动,以及快手。

2.《王者荣耀》掉下畅销榜第一,取代它的是DNF手游

在市场上,好像所有人都恨《王者荣耀》,每天都有人传“《王者荣耀》流水大幅下滑”的谣,传到我已经没有兴趣去验证了。2020年的某个时间段,《王者荣耀》可能会长时间让出畅销榜第一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DNF手游。

《王者荣耀》的产品和运营都非常好;我们估计,在2018-19年的绝大多数月份,它的流水均高于20亿元。所以,一款游戏若想超过《王者荣耀》,月均流水就必须稳超20亿元。有两款产品具备这个潜力:《地下城与勇士》(DNF)手游,以及《英雄联盟》(LOL)手游。

本怪盗团坚信,取代《王者荣耀》的绝不会是同类产品,所以LOL手游在国内很难取而代之,只有在海外谋求突破。但是,DNF手游有这个潜力——它在90后心目中的地位,就像《传奇》《大话西游》在80后心目中的地位。腾讯唯一需要顾虑的是:DNF手游的推出会不会影响端游流水?幸福的折磨。

从2017年二季度开始,App Store游戏畅销榜第一名就在腾讯内部传承,大部分时间是《王者荣耀》,偶尔也出现《QQ飞车》《和平精英》甚至《跑跑卡丁车》。这个趋势在可见的未来不会改变:任何非腾讯的游戏都不可能在畅销榜第一的位置上连续停留超过3天。

(游戏畅销榜首会在腾讯内部一直传承下去)

3.抖音大举进军电商业务,但是不影响它与淘宝的合作

抖音和快手都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电商带货平台,但还不是重要的电商成交平台。尤其是抖音,绝大部分电商流量均导向淘宝,李佳琦也是从淘宝来的。但是,抖音、快手从来没有放弃“自己做电商交易”的理想——抖音橱窗、快手小店一直存在,只是没成为主流。

对于抖音这样的流量平台来说,电商带货其实不太赚钱:平台只能收取个位数的技术服务费,远不如网红本人和淘宝赚钱。如果在自家平台形成交易闭环,那么货币化率就能大幅提升。问题在于,绝大部分用户还是习惯在淘宝等专业电商平台下单,抖音或快手很难在短期内改变这个习惯;它们的履约能力也与电商平台存在差距。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aoshenba.com/tech/19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