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谁主宰了互联网“下半场”的“高光”时刻?

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走到了新的历史关口,巨头之间依旧厉兵秣马,一场新的洗牌变得不可避免。

1999年朴树的歌《New Boy》中唱到:“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吧,轻松一下,window98.”。让80、90后陷入集体回忆的《New Boy》,瞬间让人想起那个蓝色的IE浏览器图标,那个时代的33.6k Modem刺耳的拨号声。

互联网发展已经进入下半场,众多网络产品的营销比重迅速攀升。互联网下半场阶段,用户心智已经形成。如果说,上半场的竞争本质上是对流量的争夺,那么互联网下半场的博弈本质上就是对数据的竞争。

2014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乌镇也成为了大会的永久会址,因此大会又被称为是“乌镇峰会”,诸多元素加持下,乌镇峰会从一开始就成为了国内网络产业规模最高的大会。

随着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举办,宁静的江南水乡乌镇最近几天有一次迎来了一大批网络产业的从业者。

2016年7月,美团创始人王兴首次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在童年的11月17日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又做出了更进一步的阐述。

在演讲中,王兴表示:最近四年是上半场时间,也就是以用户红利为代表,用户规模增长为代表,以广度为代表,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拐点时期,接下来的下半场,很重要的一点不光是用户的广度增加,还要加大用户的深度。

今年十一国庆黄金周,美团股价再创新高,坐上了中国网络行业的第三名。

美团创始人王兴从三大角度解释了“互联网下半场”,第一个角度是高科技,第二个角度是“互联网+”,第三个角度是国际化。

新零售这个概念是马云在2016年下半年提出来的,他说:“电子商务”将会成为传统的概念,未来会是线下、线上、物流结合的“新零售”模式。

从2016年到现在,各行各业都在积极拥抱新零售,新零售可谓遍地开花。经过一轮鏖战,人们对新零售有了具象化,也有了更加理性的观点。

新零售概念的一提出,“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的声音就开始此起彼伏。 

“互联网下半场”的产业变化

在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麦肯锡资深董事合伙人罗颐便在主旨演讲中提出“中国网络经济已超美国”,罗颐介绍,麦肯锡国际全球研究院分析了各国互联网相关产业占GDP的比重发现,中国在全球属于领先地位,增长速度惊人。

一、产业“下沉”

中国的地区经济差异巨大,从一线城市到十八线县城。信息的不对称造成了网络行为呈现金字塔式的结构,即底层的广大“下沉用户”占领了更大的量级。

更多的互联网模式还没有波及“下沉地区”,移动支付、共享单车、O2O、外卖、滴滴打车等重新塑造了国人生活习惯的模式,看起来正在以另一种模式游到了“下游”,推送了产业的改革。

2015年中国人均GDP历史性突破8000美元大关,“互联网+”概念先行试卷,拼多多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拼多多走的极致低价路线,眼光下沉至四五线城市、农村区域,成为继阿里巴巴、京东之后的电商第三极,今年的双十一,不知道会不会形成三方“争霸天下”的局面。

“自下而上的打拼艺术家”马云、马化腾

互联网战争进入下半场,消失的是流量红利,变革的是技术,不变的是人口红利。

二、个性化商品

《2018中国互联网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该报告研究显示,以年轻消费力为主导的互联网经济消费呈现的趋势主要有以下几种:原创消费大众化、饭圈经济爆发、粉丝经济迭代、宠物消费升级、出租经济盛行、懒人经济全面发展。

崛起的年轻消费力发展迅猛,作为未来中产消费的主力军。千禧一代(80—94年出生的千禧一代)和Z时代(95后及00后)喜欢随心所欲的生活,有着超前的消费观念和文化追求,崇尚说走就走的旅行,更追求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大麦网数据显示,90后最喜欢的演出类型是演唱会,在草莓音乐节购票人群中,90后及00后的占比超过90%。

“斜杠青年”、“文艺青年”、“亚文化”作为当代年轻人的几个主要标签,特征之一是拥有很强的学习欲望,愿意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提升自我,较之80后更愿意为价值内容买单。

在年轻人新消费的巨大红利海洋中,汉服、国潮、嘻哈、摇滚、电子烟、盲盒都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三、打造“品牌人设”

营销新时代强调品牌差异化,品牌只强调定位是无用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aoshenba.com/fashion/14232.html